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我们每个人都有罪 犯着不同的罪 我能决定谁对 谁又要该沉睡 争论不能解决 在永无至尽的夜
    像律香川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
你想多老```应该是你还没有醉
好像是JAY的歌样``
夜猫子
才回来```
仁慈的父 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  我的自负
    像律香川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
闪P要咬人老所?  发颠。。。
⿴遇見祢﹣竟沒有離開旳權利.锅巴
哈求老```
当好一个旁观者 尽量不牵连到任何人和事 冷眼笑对悲欢离合

于是我微笑着,看着这喧嚣。
难得看到你愣个感性一回,勒段文字我中意。
感觉 对了就行了
返回列表